击毁老店海事局‧塔机倒塌压死人

击毁老店海事局‧塔机倒塌压死人(槟城4日讯)疑连日下雨导致泥土稀鬆,再加上强风吹击,槟城调和路建筑工地一架7层楼高的塔机,週二凌晨倒塌,把对面一间白铁店和货仓的二楼压毁。64岁白铁店老员工,在睡梦中惨遭倒塌的屋瓦及墙壁压中,毙命在床上。业主一家三口则分别受轻重伤,被送院治疗。隔壁的海事执法机构大厦也被击中,内部多处出现龟裂。这宗罕见意外于週二凌晨12时许发生,据悉,这架高近7层楼的塔机底部不知何故整个掀起来,导致塔机倾斜倒下,压到对面门牌17号的文盛白铁店和门牌17a的货仓。“砰!砰!砰!”阵阵如重磅炸弹爆炸的巨响,将居民从睡梦中惊醒,纷纷跑出屋外查看。居民透露,他们跑出屋外,只见到文盛白铁店和附近沙尘滚滚,一时间不晓得发生甚幺事,直到回过神慢慢走近一看,才知道是工地的塔机倒塌,将文盛白铁店的二楼完全压毁。一家三口轻重伤塔机的中间部份除了压毁文盛白铁店的二楼外,塔机的前端也击中海事执法机构大厦的侧墙。事后现场一片凌乱形如废墟,居民打电话向相关拯救单位求助。消拯局、各义务消防队、治安队、社警和999民防部队过百拯救员,先后赶到现场展开拯救工作。消拯员抵达现场后,立刻进入文盛白铁店内搜索受困者。凌晨约1时,消拯员成功救出受困的少东赖尚贤和他的年迈父母赖水源及母亲周凤珠。接着,消拯员继续在现场搜索,最终在凌晨约2时,成功搬开碎石及屋瓦等物,将梁益兴的遗体移出,送到槟城医院太平间剖验。消拯局现场指挥官阿兹米说,包括霹雳律、峇六拜、垄尾、峇眼惹玛等消拯局,都先后赶到现场施援。阿兹米说,该局于午夜12时20分接报后,火速赶到现场,云梯车较后开抵现场,在高空监查情况协助搜索工作。“3名伤者在不久后就被救出来,遗憾的是,有一个人丧命。”疑强风大雨致泥土稀鬆针对塔机的倒塌原因,消拯局现场指挥官阿兹米说,该局在进入工地检查时,发现塔机的底部完全掀起来,不排除可能是连日下雨导致泥土稀鬆,加上强风吹击,塔机才会倒塌,但确实导因还得等候专家鉴定。“週二将进行採证和鉴定工作,以确定塔机倒塌的原因,还会确定内部出现龟裂的海事执法机构大厦是否安全。”此外,一名承包商代表接到通知后,立刻赶到医院了解情况。他认为,这次塔机倒塌,或许与连续下大雨及刮大风有关。“目前3名伤者的情况稳定,只是很遗憾有一人逝世。我们会尽力帮助死者家属及伤者,如果伤者今日(週三)可以出院,我们会安排他们暂住酒店,如果不能出院,我们就在医院陪伴他们。”死者曾叹“要死不容易”“人活在世上,要死真的不容易!”与死者梁益兴当了5年同事的明谷感慨地说,这是梁益兴生前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哪知一场意外,梁益兴就这样离世了,这使明谷不胜唏嘘,也感叹人生无常。他说,週一晚上关门结束营业时,他还与梁益兴有说有笑的道别,不料几个小时后,接到他的死讯。死者梁益兴是独身老人,来自吉打莪仑,在赖家打工近30年,是勤奋的好员工。每天最早开店的就是梁益兴。明谷说,梁益兴收工后,喜欢喝两杯才上床睡觉。但隔天清晨6时许,他必定会準时起床準备开店营业。“这(睡前喝酒)好像是他的人生乐趣,他多数坐在店前的走廊静享这种乐趣,今后再也见不到这情景了。”旧址12年前火患12年一个“轮迴”?文盛白铁店旧址12年前被火烧毁后,才搬到调和路,没想到12年后的今天再发生意外,这回不只店毁,老员工还在意外中丧命。赖尚贤说,12年前,他们是在光大对面开店营业,因12年前一场大火,才搬来调和路。每晚,都是他和父母及梁益兴在楼上过夜,楼下则是弟弟的工作室。“现在,我们还联络不到梁益兴的哥哥,前来处理梁益兴的身后事。”赖尚贤透露,当时他只听到“砰砰”巨声,接着刚好柱子顶在天花板,他才逃一劫。睡在旁边的母亲则被天花板压到耳朵,而当时睡在另一间房的父亲也高喊救命。“不久,消拯员就抵达现场将我们一家三口救出。”老东主睡梦中遭压伤事发后,老东主赖水源的头部缝了二十多针,左脚也受伤。目前在槟城医院病房休养的他说,当时他正在睡觉,突然石头及木材把他压得不能动弹。“我立刻将身旁的小石头搬开,但因为木材压得我左脚动弹不得,我只好立刻喊救命。”他说,儿子听到后,马上赶到他的房里準备将他救出,但过后发现无路可走,只好等待消拯人员利用锯子将木材锯开,才背他从窗口逃出。母患肾病加护病房观察老东主赖水源的女儿赖爱玲透露,母亲患有肾病,但却不去洗肾,这次事件发生后,医生已经帮母亲洗肾,但因母亲血压低,必须在加护病房观察。“她现在还在加护病房,不过已经清醒,情况稳定。”她直言,她还不清楚母亲的详细病情,要等到探望母亲后,才能了解情况。“至于我哥哥,已经没有大碍,刚才他拿了药,已经出院,现在暂时住在我家,之后再作安排。”东主为员工办后事老员工梁益兴与赖家感情深厚,如同家人,赖爱玲说,由于目前他们一直联络不上死者的家属,他们打算领出梁益兴的遗体后,帮忙办理他的身后事,灵堂将设在夜兰亚珍路的卫生所,3天后火化。“他帮我们打工已经有40年左右,为人随和,从不计较,所以早就好像我们家里的一份子。”死者未婚与家人没联永盛白铁店老闆赖尚德(52岁)受访时说,死者梁益兴来自吉打莪仑新村,在永盛白铁店打工30年,没有结婚,长久以来也没跟家人联繫。其余3名伤者则是赖尚德的父亲赖水源(70岁)、母亲周凤珠(76岁)和兄长赖尚贤(54岁)。赖尚德还有两个妹妹。赖尚德说,他目前住院的父母及兄长情况稳定,父亲脚部受伤,母亲则头部和胸部受创,而兄长只是受惊而已。他提到,永盛白铁店两间店屋每月租金共900令吉。安排3伤者临时住宿槟州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曹观友指出,3名伤者出院后,州政府将安排他们的临时住宿,而他将以本身的选区拨款援助他们。此外,槟岛市政局目前已对工地发出停工令,也对永盛白铁店、隔壁的空屋和坛宝园一排3间战前老屋发出迁出令。“永盛白铁店的隔壁是空屋,空屋隔壁的坛宝园,目前只有一名庙祝住在里面。”槟岛市政局秘书洪永泰披露,塔机倒塌的工地,原本计划建立20层楼高的酒店,楼下7层是停车场,上面13层则是拥有200间房间的酒店。“酒店的建筑图测于被批准,今年3月开始动工。”他指示彩虹发展公司儘快移开倒塌的塔机,因为这起意外已引起当地交通阻塞。“我们将调查是否下雨的缘故,造成这次的灾祸。槟州职业安全与卫生局将要求工程师和建筑师提呈报告。”此外,来到现场的国阵巴当哥打区协调员胡栋强认为,发展公司应该加强安全措施,别在发生事情后才亡羊补牢。他希望承包商和发展商提高警惕,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3吊车移除塔机调和路建筑工地一架7层楼高的塔式起重机(简称:塔机)週二凌晨12时许倒下后,其塔身不偏不倚压到两间战前屋,而起重臂则砸中大马海事执法机构设立在琼花路大厦的槟城基地,造成大厦6楼地板塌陷、3楼墙壁龟裂而变为危楼。由于塔机重量以吨计算,建筑工地发展商週二早上调来3辆重型吊车,并动员数十人展开移除塔机的清理工作。白钢店斥发展公司不闻不问受影响的永盛白铁店老闆赖尚德的太太,现场质问彩虹发展公司老闆陈德熙,并要求后者赔偿。愤怒的赖太太在现场严厉质问陈德熙,为甚幺没有在意外发生后採取行动。她要求陈德熙作出赔偿。“我们一星期无法营业,他不能对此不闻不问。”被责骂的陈德熙表示自己都很无奈,只能看看能够提供受害者甚幺帮助。陈德熙说,塔机倒塌可能是暴风雨造成的,而该公司的工程师将展开调查,他也会派人去医院探望伤者。军火官方文件送警局大马海事执法机构6年前在琼花路一座大厦设立的槟城基地,如今因为整座大厦被塔机压中而变成危楼,所有队员必须紧急撤离之外,存放在该机构的所有军火和官方文件,也第一时间送往槟州总警局的军火库和资料库,交由槟州警方看顾。大马海事执法机构第二区执法组主任郑玉泉说,整座大厦的结构不允许该机构人员日常操作,因为大厦除了6楼地板塌陷外,就连3楼的墙壁也出现严重的龟裂。“最令我震惊的是,消拯单位凌晨4时通知我,整座大厦已经出现摇晃的情况,非常可怕。”他说,他已经向总部汇报此情况,目前所有队员将在外头候命等待新指示,同时,机构是否另觅新地点重建槟城基地,则有待上级评估。居民受影响须撤离针对这次的塔机倒塌毁屋事件,槟州警方週二宣布正式援引刑事法典338条文(疏忽导致受伤)和刑事法典304A条文(疏忽致死),展开调查。槟州副总警长拿督阿都拉欣高级助理总监指出,在塔机倒塌后,警方已第一时间封锁现场,同时下达指示受影响範围之内的当地居民和相关人士,立刻撤离,直到通知为止。他披露,槟州警方将与槟州职业安全及健康局全面配合,在案发现场範围外维持公共秩序,确保外人不会闯入现场干扰移除塔机的清理工作。若无意外,当局的清理工作将于週二下午3至4时左右结束。至目前为止,警方尚未公布多少人数受影响撤离。阿都拉欣说,警方没有正确的受影响者数据。此外,槟岛东北区警区主任颜康民助理总监指出,警方总共调派六十多位人员,轮流驻守在灾场维持公共秩序。查塔机安装程序槟州职业安全及健康局(DOSH)主任莫哈末安华指出,当局将针对这次事件深入调查两大疑题,即建筑工地的地基是否出现不稳固状况,以及塔机安装程序是否符合安全作业标準。“根据初步调查,这个建筑工地是要兴建20层楼高的酒店,但今年5月、6月开始,工程停止作业。到今天(週二)为止,工地还没有兴建任何明显的建筑物。”他说,当局在事件发生后的凌晨1时45分,派出一支队伍到现场拍照及收集证据,并指示相关方面必须立刻展开移除塔机的清理工作,避免引起交通中断。“布城总部下午会调来鉴证小组和建筑设计小组,协助展开调查。”‧2011.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