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世人遗忘 却成就大事─电影《模仿游戏》中的理解与误解

语言宛若游戏,人在其中窥见存有的居所,抑或因此迷失其中。陈述者或聆听者各自成为谜题,待对方破解而期能认识自我。于是每个人的一生就在此游戏中浮沉,而电影《模仿游戏》里的艾伦图灵(Alan Turing)亦是在语言游戏中解构世界,却也在世界对他的伤害中,隐喻自身的孤寂。

 

电影改编自传记《艾伦图灵传:如谜的解谜者》,或可视为图灵毕生的独白。图灵身为英国长跑选手与剑桥大学的新锐数学家,且被后人尊为现代「电脑科学之父」,然而,这些身分却因图灵的性倾向,当时遭英国政府判刑化学去势,导致他最后自杀的悲剧。图灵在1952年吃了沾有毒物的苹果身亡,得年41岁。

 

解谜者如谜的人生

《模仿游戏》叙述二战期间,德军研发出无法破解的通讯加密装置「恩尼格玛」,可将所有机密转换成乱码发送出去,全世界如临大敌。艾伦图灵(班奈迪克康柏拜区饰)奉命协助英国政府破解「恩尼格玛」。他率领琼克拉克(绮拉奈特莉饰)等顶尖解密专家,经过无数挫败,终于破解了史上最难解的谜,让世界大战提早结束,及时拯救各国无数性命。

 

导演以非线性方式,跳接叙述图灵如密码表般的生命历程,其中间错世人对图灵的理解或误会。出生于外交官家庭的图灵,自幼对数学和填字游戏有着过人的兴趣,但因父母长驻海外,使图灵在英国的公学寄宿生活格外与人疏离,于是他在数理思辨中获得慰藉,却也因社交障碍受尽同学欺侮。

 

图灵不明白,为何展现过人天分,反而招致暴力?他认为,暴力或许可以满足人的情绪,然而抽离了满足,则什幺都不是。他观察一切人物行为,尝试找寻其中的规律,却陷入更大的困惑中,总是格格不入,直到挚友克里斯多夫告诉他:「有时候,被世人遗忘的人,才能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大事。」图灵的心彷彿觅得方向,而后克里斯多夫向图灵分享了一本密码学专书,就此开启他对密码的兴趣。

 

人际与科技的密码如何解

27岁时,图灵受聘于二战时期英国政府设置于布莱切利庄园(Bletchley Park)的解码团队。政府希望藉由图灵和其他菁英的力量,破解由德军所製,且是当时最精良的恩尼格玛密码机(Enigma machine)。然而,密码机难解外,更大的困难在于图灵对人际互动的解读。对人工智慧深感兴趣,并专注于研发解码机械的图灵,却无法理解身旁朋友的言语玩笑或批评,他只会思考着这些语彙的表面意思,犹如面对一连串的公式或符号,不带任何情感。

 

于是图灵成为团队和上司的困扰。这个困扰直到他后来在人才招募中结识了数学才女琼克拉克,方获得解决。他相当欣赏琼的才华,进而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琼的出现,化解了图灵与团队的隔阂,教导图灵走出自己的研究间,特意买来苹果分享给他的伙伴,并在他们面前讲了个生涩的笑话,此举却让成员们开始接纳他的用心。

解码工程依旧,庄园外烽火漫天,园内的不安也趋近沸腾。恩尼格玛密码机每至凌晨零时就更新规则,倘若无法解码,一切工作便须重来。究竟人类能否胜过有着千万种排序机制的机械?或者,更难胜过的其实是複杂人心? 

 

每个人各有承担与痛苦

误解从未放过图灵。随着战事告急,图灵费力製作的机器,迟迟未见功效,英国政府準备终止运作,图灵却在一次对话中发现转机。那时的图灵为了让琼能继续留下来研究,而向琼求婚。就在订婚后的某次餐聚上,图灵听到琼的朋友不经意地说了一句话,从而想到破解密码机的方法。当天夜里,图灵与伙伴们突然领悟到,原来最複杂的密码机,竟然仅透过掌握几个词彙就可解密。然而机械的密码得以破解,但图灵心灵的密码却在取捨中逐渐加深。

 

图灵无意中发现成员约翰的苏联间谍身分,使约翰反过来以图灵的性向一事要胁图灵将此事保密。然而,图灵为了琼遭到威胁,只得向军情六处处长孟席斯告知此事,孟席斯告诉图灵自己早知此事,并回应说:「你有比他们更好的秘密。」这是份埋藏在图灵心底的性向秘密,而知心的琼和间谍约翰,这两位亦有各自在时代中的苦痛与秘密:前者饱受那时代男女不平等的性别歧视痛苦,后者担负跨国机密的风险。甚至连孟席斯都和图灵抱怨,因为邱吉尔太过谨慎而不肯透露消息给盟国,使得军情局只好延揽约翰进入解密团队。至此,彷彿整个国家制度,也成为一个巨大的谜题。

 

模仿学习与理解沟通

因着解谜,模仿于焉诞生。模仿不再仅是为了习得一个生存技能,更是在可依循的现象中,揣摩对方的心意。战后的图灵与解密团队,在政府要求下,将战时的研发成果全数销毁。让二次世界大战提早结束,理当被视为英雄人物,无奈他从事的工作过于机密,功绩几乎遭到历史抹灭。但是战后的图灵并未中断研究,着名的「图灵机」就是他所研发,对人工智慧的设想,科学界认定为现代电脑原型。图灵却在一次失窃案中,被警方发现了他性向的秘密,此亦影片起始的段落。后来,图灵以猥亵罪被起诉,并在坐牢和化学去势中选择了后者导致悲剧结局。

 

剧终,图灵在屋内凝视着他设计的机械而露出微笑,随后便关上房内的电灯,宛若他饱受摧折的一生。图灵与伙伴解码的事情,直至五十年后才逐渐对外公布解密,而他因着性向被判刑的事件,则平反于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在2013年所发布的赦免令。

 

然而,对人的尊重与宽慰不仅在那一张纸,更应是在无尽的对话中,意识到你我同有上主的形像,而能承认彼此的相异。纵然立场龃龉,但是承认相异的当下,一切谜题遂能在对话沟通中逐渐明朗,从而指向永恆的慰藉。